梨花院落溶溶月

难得一别,终有一别,照顾好自己。

静水深流:

昏头涨脑的忙了两天,上午偷空上了会儿lof,照例去你的主页转一转,然后就看到了那篇《一个终结》。


嘈杂的外界忽然离得很远,一下子没了声音。


后来有人叫我,说各种工作上的事情。我匆忙收拾起一脸仓皇,继续手中的各项事务,就好象什么也没发生,哪怕眼泪已经在眼里打转。


——成年人的世界,是连伤感都须要划分场合的。


可我做得很不好。


2015年11月底,我在百度楼诚吧里看到了两个短篇故事:《绝望的浪漫主义》和《江河万里》。因为它们,之前一直满足于潜水看文的人,专门去下载了lof应用,开始了一段追文不止甚至第一次尝试着写文的时光。


时至今日,刚好一年半,18个月。可能不算长,但也不短。


其实并没有交集,等我注册好lof帐号追来的时候,你写楼诚文的那个帐号已经没再更新了。虽然一来到就赶快关注了,但懒惰如我,甚至也没有去每一篇文章后补上一个红心蓝手。那时候总觉得你其实没走,走了也应该会回来——没来由的自信,不过是因为看到你在主号里还在写的点滴,不过是因为你并没有说再见。


这一次你终于还是说了。在我忙得无暇上lof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


早上我还跟云初说,我说我可能是一个悲观主义者,所以在这个cp还很热的时候,就常常会想它冷下来的境况,会觉得伤感。这样也好,至少在喜欢的写手爬墙时会有一个心理准备更能面对,而且这个cp这些写手带给我的感动是那么真实,也是其它人和事无法取代的,甚至有些写手在这里还写出了他们目前最好的作品。作为一个热爱这个cp的人,夫复何求呢?


但我现在还是只想说,你别走。不要走。


我知道这样就象无理取闹耍着赖让人讨厌的小孩。我知道。


然而我并没有任何立场和身份去挽留你——哪怕我很没风度的在公共场合就落下泪来。


有一次聊天,一个写手姑娘和我说“以文识人”这件事其实并不可取,因为对一个人的了解,还是要建立在现实基础上的。我其实赞同她的观点,因为我也曾对人说过:“理解一个人容易,了解一个人难。”


但是我们都深陷于你文字的魅力无法自拔。所以我们在说了一通种种道理之后,还是总结性的说了一句“太容易被你打动” ,结束了那次谈话。


被你轻易打动的,当然首先是你的楼诚。


是你最先带给了我们完全不一样的楼诚。那个写手姑娘在lof的时间比较早,她说在《江河万里》之前,这个圈子里其实没有一篇很成气候的楼诚文,或者说大家心里并不清楚什么是“楼诚”,是你为楼诚文写作建立了一个非常高质量的标杆。我非常认同她的这个评价,另外还觉得你与其它高格调以“情怀”为主的楼诚写手最不同的,是你并不在自己的文章中刻意去标榜那些家国大义,就算是有那样的章节,比如引用顾炎武的文章表明自己对祖国的衷情,也只是为了更贴合楼诚这两个人物的设定,是人物自带的属性使然。这就让你文章中的情怀彰显要自然流畅得多,也让同人文这种以情爱为主的写作,自然而然的兼容了“家国情怀”。


还有你精练的文字表述功力。中性果决,举重若轻,多一字嫌肥,少一字嫌瘦:


——“明楼是个渡江海却静无声的人。明诚十岁开始就生长在这静里,小时候只能觉出静,而慢慢长大,就看到了江海。”


——“明诚喜欢象征主义的诗,总是随身带着一本《敦请远游》:这几乎是一语成谶了,他们真的一生都在远游,始终无家可回。”


——“横亘在他们面前是如此庞大的人生和家国变动,明楼面色疲惫,但眼神和七八年前书房里写字时并没有什么区别。临走的时候手轻轻压在明诚的头顶,说了一句“难得一别,终有一别,照顾好自己。”明诚觉得很难过,勇敢又难过。”


——“他曾经为自己的答案感到悲伤,好像对爱欲做了的妥协,可这答案又是任由拷问怎么都不变的,妥协就变得像信仰一样坚硬如铁。”


——“他年轻的时候出生入死,老了也出生入死,什么都不能打败他,人不能,天也不能。”


——“人刚强到这样的地步,已经不合情理。他下了火车,逢暴雨。“人生七十鬼为邻”,可他神色严峻,手提雨伞,不颓不屈。”


 ——“那晚的手术不成功,他甚至没留下一句话,仿佛剑入大海,终无痕迹。”


——“只是一幅画而已,小笔小触,层次感弱,色彩明艳。画里有树林,树边有房子,看上去只是千万年时间洪流里,最普通的一个地方。”


还有你对情感表达的掌控和拿捏。纯熟到如此程度,增一分嫌浓,减一分嫌淡:


——“明楼还是道了谢,捏了那枚钥匙,孤立无援,慢慢的走下楼去。有人接他去医院,他想了想,随波逐流,也就是这样了。”


——“生死大限终究是无法跨过的,他从冰天雪地里活过来,刀枪棍棒下活过来,侮辱践踏里活过来,可他终于丢了最后的力气。”


 ——“这是很微妙的一个时刻,他们一心一意端详彼此,心无旁骛。”


——“明诚忽然想起来,他刚到明家的时候,睡在明楼房间里,疑虑和陌生让他彻夜难眠。他不信明楼,恭敬又怕,内心森严壁垒。究竟是怎么跟这个人一起走到这一步的呢?交付生死,交付软肋,交付自我意识尊严和难以启齿的爱欲情思。”


——“明楼是那么从容的人,可他的身体灼热如火,亲吻像疾风暴雨,逼迫明诚只能还以疾风暴雨。”


——“明诚笑了一下,他笑得好看,又很温柔,这温柔就是回答。”


——“那孩子耻辱又不堪的一切他都不太记得了,他有新的轮廓,肌体,呼吸,独立又理性,可明楼长在他的骨血里。他始终是他最深刻的爱,是他的起点和终点,是他的沉沦和救赎,是他的怯懦和勇气,是他的桎梏和自由。 ”


——“这是孤绝的境地,两个人却有力量,哪怕没有希望,仍向前方。”


还有大胆而完美的叙事角度,用郭骑云的眼睛带我们认识楼诚……


被你轻易打动的,当然不止是你的楼诚。


然而其实我现在脑中纷乱,根本写不好一篇文评也写不好一篇道别信,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要说什么要怎么说?


那就不说了。


时至今日,一切仿佛不过是印证了你的个性签名:为了一场别离,不顾一切相遇。


那样孤注一掷的悲伤。


但还是很庆幸能够遇见你。


还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的吗?虽然你被大家封为“镇圈女神”,但其实你是最不在乎别人是不是把你当女神、到底又是怎么在评价你的人,所以你其实从来都不属于这个圈子。我只是很想你能继续写下去,因为你的文字这样好,不应该被这些cp束缚,你不应该仅仅属于这个小小的同人圈,你可以走得很远很远。


现在你真的要走了,我很难过,却也觉得该当如此。


会一直记得你。会记得《江河万里》《绝望的浪漫主义》《江北之墟》。会记得 “感情并无永恒,但此时此刻高于一切。”会记得“ 文学艺术是精神避难所,但资本永远有更强大的力量,如果最终它毁了一切,至少自己不会忘记。”


会永远等你。只要你还在写,总会有那么一天,我们一定还会以别样的方式相遇。对吗?


你用了明诚的一句话来告别,我想用明楼的:


“难得一别,终有一别,照顾好自己。”


再见,我亲爱的乌托邦。 @恋爱脑与乌托邦  @闲人 

评论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