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院落溶溶月

【楼诚】重返十六岁

澄江一道:

两周年贺文,狗血纯糖,为了更甜所以还是现代AU


 


1、


自从小时候换了位监护人,明秘书的生活顺风顺水,身体健康能吃不胖,向来与医院无缘。偶尔几次前往都是同事住院,公款报销翘班探病。想不到某日,竟被自己忽悠过许多次的弟弟坑了一回。


明晃晃的灯光甚是刺眼,阿诚努力睁开干涩的双眼,眨了又眨才认出坐在身侧惊喜望着他的女子是大姐明镜,可是似乎又有哪里不同。


检查无碍,人又清醒,已经把惹祸的小弟弟轻训一场,无辜的大弟弟痛骂一顿的明董事长精神焕发,此刻话很多。


“阿诚终于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都怪你大哥!手上这么多产业偏偏给了明台一家面粉厂,他们两人有一个能分得清五谷吗!”


“第二怪明台!答应了要好好创业就认真创业!面粉厂都快破产了,地板还打扫的这么干净做什么?”


“还有你自己!明台又偷偷抽烟,直接把打火机扔了就是,你这孩子跟你大哥学得,非要先转个圈,再反着扔,结果瓷砖太滑,风衣太长,就这么摔成了昏迷……”


大姐说得内容,阿诚一句也听不明白,连这间屋子里此刻的情况,他也是满脑子一头雾水。大姐身边这个长得很好看有点眼熟的男人是谁?长得很好看但年轻许多的男人是谁?不怎么眼熟的小姑娘是谁?是谁是谁都是谁?


着实疑惑,阿诚忍不住将所思问出。


忙着分锅的明镜瞬间表情凝固,冷静许久后有点颤抖的问道:“阿诚啊,你今年多大了?”


这个答案阿诚倒是清楚地很,“十六呀。”


 


2、


十六岁的阿诚是个刻苦学习的好孩子,目前最大的烦恼是正在准备跟哥哥去法国留学的TCF、TEF、DALF等等考试,到底是学文还是学理,究竟喜欢男的还是女的……


一觉醒来惊觉现在的人生近乎完美,丝毫不需要追求。


书不用念了,学士硕士博士全部搞定。工作不用找了,职位稳收入高永无裁员风险。甚至连恋爱都不用谈了,多年男友情比金坚身比铁重还和自己很熟悉很熟悉简直是熟得不能再熟。


阿诚今天承受地惊吓真是一个接着一个,“可你是我哥哥啊!”


顶着哥哥称呼的明楼往他嘴里塞了勺蟹肉芙蓉蛋,堵住惊呼。表情无比淡然道:“不冲突。”


明总拒不承认自己似乎应该是失恋了。


 


3、


尽管在医院里消化了好几天这突如其来的巨大信息量,可直到返回家中,面对自己放满衣物的曾经卧室,阿诚才真的开始相信哥哥的话为真。


今晚没地方住的阿诚无比真诚的求助最值得信赖的明镜,“大姐,我睡哪里?”


“和往常一样呀!跟你大哥睡。”


虽然没有失忆,岁月却无比优待明家大小姐,还保留着十几年前的纯真与无邪,丝毫未觉有何不妥。


带着什么叫跟哥哥睡怎么睡睡什么的忐忑,阿诚回卧室犹如进狼窝般,心里一头小鹿扑通扑通跑得飞快。


偏偏还有另一头小鹿隐藏在黑暗里,跟在小鹿甲身后,边跑边噼里啪啦的乱撞,隐隐带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期许。


毕竟只有十几载的人生阅历,阿诚假装不经意的往那张放着两只枕头的双人床上望了一眼,黑化的小鹿乙也傻了眼,吧唧,撞死了。


合并后的小鹿甲与小鹿乙脱口而出,“我去跟明台挤挤!”


阿诚说罢抱起床上唯一的被子,还没来得及抢枕头,手腕便被人握住。


“等一下!”


拇指若有若无地摩挲着血管处最细嫩的皮肤,感受着指下愈来愈快的脉搏跳动。明楼面上却笑得和蔼可亲,“带上睡衣。”


“……谢谢哥哥。”


阿诚为自己以为明楼要做点什么的小人之心羞愧地低下了头颅,很快他便更加羞愧的完全不想抬头。


哥哥果然是好哥哥,考虑周详,除了睡衣还准备了内裤,十分民主的询问他要穿哪条。


脸红的想打人的阿诚随手抓过一条,落荒而逃。


我家哥哥不可能这么无耻!


确实厚颜无耻的明总悠哉地给楼上打了个电话,“你打地铺。”


“……”


 


4、


蜷缩在床边半身悬空的明台瑟瑟发抖。


大哥要求打地铺,阿诚哥坚决不许,左右为难的小少爷纠结许久,决定本着谁现在能打我谁说了算的原则,贯彻阿诚哥的教导。


心理年龄比明台还小的阿诚没工夫体会弟弟的复杂心情,他手指点的飞快,正忙着搜索查看新闻。


关键字:明楼。


凭空多出来十余年,需要刷新的信息实在太多太多,尤其是绯闻方面。


打着哈欠但不敢睡的明台瞧了半天,没话找话,“阿诚哥,你用五分钟接受了智能手机,十分钟就能玩转平板,更是一秒钟没花找到了骂我的感觉,为什么不能接受大哥啊?”


差点被平板砸到脸的阿诚怒瞪一眼,“小孩子不要乱问!”


“我现在比你大。”


“……这个问题很复杂。”


“莫非是你现在看不上大哥了?他哪里配不上你了?你们俩在坑钱蒙人欺负我方面真的是心有灵犀情投意合好一对神仙眷侣!”


弟弟怎么比原来还傻?阿诚头痛,“……不是这个原因。”


 “那就是你觉得自己配不上他?”明台为了自己心爱的床,一心撮合,“别啊阿诚哥!除了体重你哪里都配得上!”


毅然决然抛弃兄弟情的阿诚把平板砸过去,“睡觉!”


 


5、


思考了一夜人生的小明大清早顶着黑眼圈气势汹汹去楼下砸门。


砸了半天才砸出一个神清气爽的明楼。


小少爷战斗力顿减。


明总好整以暇,“这么早就去上学?”


“二哥失忆了,大哥失恋了!这种时候我还上什么学!”


“又要翘课?”明总神情严厉,很好,弟弟自己往枪口上撞。


小少爷振振有词,言之有理,“这么危机的时刻,我作为家里最小的顶梁柱,难道不应该请上一周的假来处理家事吗!”


难道不应该请上一周的假看热闹加抢回我的床吗!


这才是明台的心里话,这辈子也不敢说。


“哦,我们家的小少爷这么懂事?交给你个任务。”


小家伙的举动正中下怀,明楼顺势借坡下驴。想了想又补上一句,“做得好了,有奖励。”


养这个弟弟就像养驴,要想让他干活拉磨,前面必须栓根胡萝卜,吊着胃口方有动力。


至于这个奖励是试卷还是皮带,明总说了算。


丝毫不晓得自己被比喻成驴的明台顿时来了兴致,“成交!”


话音刚落又条件反射地觉得明楼一定有诈,忙道:“不对!什么任务?”


“很容易,在阿诚面前,”明总微微一笑,“夸我。”


就是这么自信。


反正人都是他的,不急。


 


6、


返家后的第二天下午,阿诚见到了那只据说是自己爱宠的猫咪。


那时候他正在沦落为衣帽间的前卧室中,寻找消失的十几年里不曾记得的生活印记。


埋在一堆衣服中时,忽然听到房门处有人朗声道:“有什么发现?”


明楼倚着门框,西装革履,玉树临风,好一位英俊潇洒的青中年男子。


然而阿诚全部的注意力都被他抱着的一只橘猫吸引,明总完败。


盯着猫瞧了一会儿,阿诚方想起哥哥的问题,十六岁时并不是很会撒谎的阿诚看着哥哥,艰难地摇了摇头。


原谅他的不诚实,谁让他只从各式各样的情侣装中看出来了自家哥哥的体态这些年与家中资产一样,逐年递增。


拆不拆穿演技不重要,明楼笑着将橘色猫咪塞进阿诚怀里,“你的猫,这几天都是阿香在养,没良心的小家伙都快把你忘了。” 


小家伙没良心,但很有分量,睡得正香,换了人抱也毫无反应,喵都懒得喵一声。


阿诚试探着摸了摸丰腴肥美的橘猫,触手柔软顺滑,“它叫什么?”


“阿杳。”


……这名字一点都不像自己的画风。


阿诚奇怪道:“咬谁?”


明总从不介意自黑,这都是爱,“木日杳,取我名字两字中各一半,寄托了你不切实际的美好愿景。”


……这个愿景也不像自己的画风。


 


7、


明总所谓的不急仅仅维持了两天。


本以为公开两人关系后,重新把弟弟追回来只是时间问题。但阿诚每次遇见自己,所表现出的种种反应压根不像是喜欢不喜欢的纠结,反倒是带着些科学探究的意味。


万幸的是现在的弟弟和以前不同,好哄、好骗。


不想被当做科学实验品的明楼找了个借口,几句套路后便问到了缘由。


阿诚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乖乖作答,“哥哥,我现在的记忆里,你是笔直笔直的直男。”


明总英俊潇洒的笑容一瞬间被雷劈叉了。


“阿诚,你的记忆停留在哪?”


信仰唯物主义的明总不禁唯心的开始祈祷千万是自己分手后。


“你和汪小姐分手后……”


明楼刚松了口气,想写一篇论唯心主义的科学性,就听到大喘气的弟弟又说了后半句。


“大姐找我谈话,不许我早恋。”


微笑却被连续雷劈的明楼换了个诚恳严肃的表情,“阿诚,还能记起别的吗?”


青年身少年心的阿诚还是和当年一样乖巧,“还有哥哥被大姐抽了一顿……要去法国深造。”


所有人都说这是十余年前的往事了,阿诚却还清晰地记得当时的每一个场景。


哥哥说要带自己一同去出国,若是在巴黎住着不习惯,世界这么大,我们就换个喜欢的。


阿诚默默点头,压下了心头的话。


可是世界那么大,我最喜欢你。


 


8、


好孩子状听大姐教育过多次的阿诚其实很想告诉明镜,她多虑了。


他喜欢的人根本不会给自己早恋的机会。


目睹过明楼与汪曼春恋爱及分手分手又分手全过程的阿诚斩钉截铁的把哥哥划分进了直男行列。


而他自己一天天跟在明楼身边,一点点的情愫累积,终于……弯掉了。


弯恋直,好一出人间惨剧。


幸好他现在是十六岁。


十六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好时节。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年幼无知,也没有老于世故时的瞻前顾后。


初识爱恨,未尝酸涩。


连隐忍的暗恋都带着不可抑制的喜悦,远远看着也能染上炙热的温度,简单,纯粹。


没人知道这个时候的喜欢,究竟是转瞬即逝的过眼云烟,还是若干年后念念不忘的刻骨铭心。


阿诚只能小心翼翼藏起那些不能说出的小心思,任它萦绕在心头滴溜溜地转动,不知何时停止。


不过现在他知道啦!


十几年后,全世界我还是最喜欢你。


 


9、


十六岁的小阿诚有点郁闷。


如今全世界会上网的人都能知道他最喜欢谁了。


 


10、


恋情惨遭曝光的阿诚至今仍不明白,他到底什么时候和暗恋对象发展成情侣的?


家中常住人口三人,阿诚问出来了前后矛盾的三个版本。


你们俩现在不就在一起吗?要不然明楼干嘛死皮赖脸边抽边哭也非要带着你走?


这是明镜。


因为大哥一直没人要没人要没人要没人要没人要……


这是明台。


你表白,我接受。


这是明楼。


虽然在爱情方面经验为零,天资聪颖的阿诚还是敏锐判断出这三种说辞都是纯属胡扯!


阿诚无奈的得出结论。


我的恋情充满神秘。


 


11、


霸占了明台房间三天后,阿诚终于被小少爷苦口婆心地劝回了一楼居住。


“阿诚哥你别担心!大哥现在为了给你留个好印象,一定会规规矩矩装作不举!”


“大哥虽然是个衣冠禽兽,但是你想啊,在床上他是脱了衣冠的,那肯定就不禽兽了对不对!”


……


不是被说服的,他担心再待下去弟弟就要傻掉了。


为了明台的智商,阿诚决定牺牲一下自己那可能已经牺牲了无数次的肉体。


小时候又不是没睡过!


旧床重睡的阿诚,很谦逊的恨不得把整张床都留给哥哥。


明总礼尚往来,表现的相当正人君子。


承重不均,床两侧压力很大。


一片安详静谧间,明下惠突然想起一事,“你以后还是叫我大哥吧!”


“大哥不喜欢哥哥这个称呼吗?”阿诚贴心改口,却不免好奇。


“我怕你恢复记忆之后,知道自己叫了这么多声哥哥会不高兴。”


“为什么呢?”


明楼戏谑一笑,“我怕告诉你之后,你现在就会不高兴。”


阿诚对着漆黑的天花板,将脑海里的生理健康知识过了一遍。


不懂。


 


12、


阿诚在看猫。


聪明伶俐的少年学什么都快,包括铲屎。


你蹲在地上铲屎,别人坐在沙发上看你,都装饰了猫大爷的梦。


在两道灼灼目光的压力下,阿诚放下猫砂,摸上猫头。“我为什么会养猫?”


围观群众之一的明总向来会给自己脸上贴金,“你读研时和我闹别扭,不愿意待在巴黎,分开后又思念我过度,就养了这只猫以解相思之苦。”


明知是谎话,阿诚还是不自觉的红了红脸,“我有这么好骗吗?”


另一位围观群众明台十分激动,这么肉麻的话太恶心了!阿诚哥快怼他!


可惜阿诚第n次不按常理出牌,“这只猫哪里和大哥像了?”


小少爷蔫蔫的抢戏,阿诚哥不怼大哥,只好自己亲自上阵,“阿杳是只橘猫!”


“橘猫怎么了?”


阿诚哥你急需恶补网络用语啊!明台恨铁不成钢,又不敢当着明楼的面直说,只好自动和谐,“十只橘猫九只嗯!还有一只嗯嗯嗯!”


听起来乱七八糟的,阿诚微微摇头,不信。


“上个月你还让阿杳和大哥一起减肥呢!”不被信任的小少爷很伤心,怒而插刀,“结果大哥输了。”


自己长大之后太不靠谱啦!阿诚有点嫌弃明秘书,“比的是减重比例?”


“不是,”明台把刀拔出来,再狠狠插进去,“比的是克数。”


落败的明总毫无愧色,反而洋洋得意,“都是阿诚监管不严。”


凝视着那双漾着笑意的双眸中长大后的自己,强行接锅的阿诚忽然有点害羞。哥哥居然连一只猫的醋都吃。


明总才不是吃一只猫的醋呢!


明总什么醋都吃。


 


13、


不用上学不用考试不用作业,从小到大都是学霸的阿诚这几天过得很是寂寞。


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血液里流淌着学习的热情。


只好自学的阿诚回顾了自己的学历后,摊开一本《中国金融十年观察》,开始恶补。


路过的小明瞄了几眼,忧伤的感觉自己这几年白活了。


阿诚一边翻阅,一边竖起耳朵,听着客厅的动静。


今天家中来了位奇怪的先生,说是客人,又像仇家。


阿诚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远看五六十,近看四十五,仔细一打听比哥哥还小,这叔叔是谁?


离阿诚不远的客厅里,这位外表不羁的叔叔剑拔弩张,很是热闹。


“明诚真失忆了?”


“与你何干?”


要不是王天风打着家访名义来关爱翘课儿童小明,明楼真想把他丢出去。


“我当然是来看你笑话的!”王老师的心肠向来不好,“我怎么觉得他是想借机甩了你?”


这点激将法明总还不放在眼里,“你还想抢医生生意?”


王老师确实想抢,“简单啊!找套高中试卷给他,考不了满分就是装的!”


“难怪你一直单身。”这情商绝了。


“彼此彼此。”王天风思路清奇,自豪不已,“至少我从未被人甩过。”


“王老师的厚颜无耻,明某佩服。”


“没有你厚,”王老师自叹不如,“人家现在十六,你今年三十五,年龄差一倍有余,你怎么好意思老牛吃嫩草霸王硬上弓一树梨花压海棠?”


这都是造谣!诽谤!


居然有人欺负这么和善的哥哥!偷听的阿诚忍无可忍,决心替哥哥反击。


殊不知明总平常战斗力爆表,今天只是心情不好懒得吵架。


拜明总房间位于门房所赐,阿诚直接推门而出,加入战局,“没关系,我记得哥哥最好的样子。”


这世上再也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明楼年轻时的风姿。


当然如今也不差。


万年单身的王天风哑口,闭嘴两秒后找到了新嘲点,“也就是说现在已经老了残了?”


阿诚笑盈盈反驳,“没关系,现在是最适合的时候。”


哥哥无论怎样都是好的。


阿诚的血液里除了学习,还流淌着护短。


 


14、


而自己却不是无论怎样都好。


尽管家中每个人都对自己极好,但毕竟算是寄人篱下,阿诚自幼便学会了收敛脾性,磨去棱角,让每个人家人都能开心。


对所有事情全部尽心尽责,懂事的不像个是个十岁的孩子。


此处尽责范围包括和小明打架。


但只有阿诚自己清楚,他并非如此完美,会生气会发脾气,要是做恋人的话,说不定还会对着大哥没大没小。


每日按照三餐标准例行夸明楼的小少爷滔滔不绝说了很久,终于发现对方一句没听进去。


小明想哭,“阿诚哥你到底在顾忌什么?”


“其实……”这个问题总要面对,阿诚勉强开口,“我的性格不是那么好。”


明台内心哗哗流泪,你性格哪里好了?从小到大你打我那么多次都被你给大哥吃了吗?


“这点全家都知道。”


阿诚大惊失色,“大姐也知道了?”


“你训大哥那么大声音,谁听不见啊!”


糟了糟了糟了,阿诚震惊道:“……大姐什么反应?”


“大姐说了两句话。”明台运足气力,仰天长啸,“哈哈哈哈哈哈哈明楼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哈哈管得好!”


“……”


阿诚转身走人。


“难道是我学得不像?”身后的小少爷急道:“阿诚哥你别走啊!我再给你哈哈一个!”


阿诚不想哈哈哈哈,但是很想仰天长啸。


呜呜呜呜呜呜我这些天到底在纠结些什么!


 


15、


这几天的阿诚和平常不一样。


阿诚手中那本书是第三个书架第二层左起第六本的《量子宇宙》,阅读频率也基本一致,没什么问题。


但是看物理学怎么会面红耳赤呢?又不是生理学!


明楼已经很久没有在阿诚脸上看到这种表情了,就像秋天红彤彤的苹果,应该摘下来,一起洗一洗,放在床上,吃掉。


然而在家办公的明总就算敏锐察觉,也没什么可做。


任明总叱咤风云吸引小姑娘无数,在十六岁的弟弟面前也只落得个妾身未明的地位,更何况弟弟心理年龄尚小,遭遇巨大变故还未完全接受,于情于理于公于私他都不能越轨。


如此甚好。


如此肾不太好。


 


16、


看完了一整本物理学著作后,阿诚总算下定决心。


宇宙之浩瀚,人生之渺小,跟自己男朋友告个白算得了什么!


阿诚破釜沉舟,第一句话就不给自己留后路,“我们既然是恋人,你肯定早就知道我从十六岁时就喜欢你。”


内心欢腾的宛如二十个小明在跳舞的明总保持深沉状,点头不语,不配合演出。


阿诚只好硬着头皮一个人继续说。


明总硬着继续听。


“刚回到十六岁时,我确实很难过。”


“因为我有一个很喜欢的人,却不可能在一起。”


明总轻咳一声,直男这种历史遗留问题就不用再强调了。


“我当时想着,只要能看着他就好。”


“只要看着,便都是欢喜。”


“可是一觉醒来,却少看了十一年。”


尽管已经过去好久,阿诚语气中依旧充满了懊恼。


“结果发现,我可以想怎么看就怎么看啦!”故意用轻快语气掩饰自己的不好意思,考虑了这么久,阿诚还是难以启齿那几个字。


十分乐意他来脱光了看的明楼还要伪装一下,严肃道:“事实上,我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阿诚目光警觉,糟糕!哥哥还不知道自己性格有缺点吗?


明总终于按耐不住,“不知道你暗恋我那么多年。”


可怜的明秘书自己被自己卖了……


阿诚惊讶之后忽然发现,咦,他什么时候到了哥哥怀里的?


“你都不记得你有多难追。”把心里那二十个在月亮上套马的广场舞小明赶出去,明楼在他耳边喃喃自语,“比你去找梁仲春要债都难。”


要债?难道秘书工作只是幌子,自己其实是个不法分子?三观端正好少年明诚惶恐不安,“莫非我是放高利贷的?”


明楼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他家这个年纪的小阿诚真是有趣极了。


但这个弟弟不是小明,舍不得捉弄,强忍笑意的明总顺着他说道:“你确实是放高利贷的。”


阿诚瞠目结舌,酝酿带着全家跑路。


“你十六岁时在这里放了一根情丝,却偏偏不告诉我。”曾经交握过千百遍的双手十指纠缠,抵在温暖胸口,“非要让我经年累月,千丝万缕的还给你。”


阿诚满脸潮红,一向伶牙俐齿的他磕磕绊绊的为自己争辩,“你、你不吃亏的呀,我也给了你的。”


“对,大哥不吃亏,只占便宜。”


果子还没有完全熟透,但是可以先尝上一口。


 


17、


暂时性失忆来的快,去的也快。


明秘书是在几天后的清晨恢复了记忆。


凭借优质的工作素养,就算失忆了数日也能准时在平日里的生物钟醒来,出门赚钱。


轻轻推了推枕边人,“大哥,起床上班。”


已经许久不曾踏进自己办公室的明总正在沉睡,晃了晃神,瞬间清醒。


然后明秘书收获了铺天盖地的亲吻奖励。


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明秘书满脸茫然,去上班至于这么激动吗?他怎么从来没见过大哥如此热爱工作?爱岗敬业到简直可以当先进模范。


不过就算什么都不明白,武力值比明总高的明秘书到底是不忍心把大哥踹下去。


先迎合了再说!


然后明总满意的欣赏到了恋人回想起这些天所作所为后美妙的变脸秀。


赤橙黄绿青蓝紫,很是精彩。


精彩的让他不禁心有余悸捉,“我最庆幸的,就是你回到了十六岁。”


如果回到了童年状态,明总恐怕要单身一辈子。


不敢相信被小时候的自己卖了的明秘书心有点虚,但他大概能明白为什么独独记得十六岁。


因为后悔。


为了那些蹉跎掉的光阴,为了那些互相试探却不敢更进一步的浪费。


明秘书恼羞成怒,“谁让你开窍太慢了!”


“又是我的错?”明总略一思索想通缘由,许久没有被怼的感觉居然有点怀念。


这锅要背,人也要调戏。温热吐息洒在恋人脖颈上,“果然是回来了,你小时候可一点都经不得逗弄。”


明秘书骄傲的想,他当然和十六岁的时候不同啦!


直接翻身跨坐。


拉灯。


 


18、


重返办公室的明秘书,首先受到了成堆成堆工作的热烈欢迎。


明秘书现场实力演绎了一遍我的脾气确实不好。


“你这段时间到底干嘛了?”


“陪你。”


短短两个字奇迹般地灭了火。


与其吵架,不如干活。


雷厉风行处理完一堆文件的明秘书望着陪自己加班的大哥,眼前人的身影与记忆中那个二十四岁的青年、初遇时十八岁的少年逐渐重合。


无论哪一个都能让自己心动不已。


我记得你最好的样子,爱你的每一个样子。


嗯,除了某些部位可能重合不上。


 


某些重合不上的部位确实需要重视。


目测加肉量,公事私事全负责的阿诚愉快地开始为明楼下单今年秋季新款。


顺便为自己下单配套情侣款。


去年的衣服已经配不上今年的你啦!但无论哪一年的你,都一定能配上那一年的我。


岁岁年年,朝朝暮暮。


END




祝大家两周年快乐哦\(^o^)/~谢谢与楼诚相遇。


我喜欢你们的每一个样子,但更爱你们在彼此身边的样子。


前者看脸,后者却能看到灵魂……以及脸。

评论

热度(1194)